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外挂,魔域sf,欢迎使用。

那时候耀耀从上面摘了满满一兜的桑葚

    上班邻床的人因为无药可医马上就要挂了也搬回家了 都说昆昆现在造诣好,昆昆说: 哪里啊,现在天天学习都感觉效率可低了做题目什么的都没什么效果。 小东说:白搭!一点用没有!二中都考不上!这句话是初三时候的班主任的口头语。 哈哈大笑,问:不是也连二中都没考上吗? 小东说:为了学小语种才没考的 李恒嘴里塞满了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说:小、愚、种。说完就转身弯下腰。 磊子说:妈的还学个日语。会用日语喊叔叔不?喊两个听听。 这时候李恒才抬起头说:靠,被自己口水呛到 小东不屑地看着磊子说:那是伟大的理想理想!个傻逼当然不明白了 昆昆笑眯眯地看着小东,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个伟大法?说来兄弟们听听,怎么初中时候没有听你说过。 小东起身离开我病床在空地上站好整了整衣领:嗯!吭!地干咳了几声,说: 学日语,为了有朝一日…嗯! 磊子斜着眼瞅着他怎么样,放啊。 小东深情地看着我头上的开关,说:要到日本,娶了漂亮妞,然后甩了最好是能不甩,然后脚踏很多船。凡是漂亮的气质好的都泡来! 李恒说:不错的想法! 昆昆说:这就是伟大的理想理想? 说:小东你这个是不是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李恒赞许地点了点头:资源掠夺战! 说:对,资源掠夺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李恒摇了摇头:错了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小东摇头晃脑地说:个人的力量究竟结果是有限的必需要团结世界上所有的无产阶级力量,唯有这样,能力不竭地征服更多的日本妞! 哈哈大笑,昆昆说:好想法!得到一个机会,敌人就失去一个机会,常言道:泡得妞中妞,方生人上人’还是认为必需要先壮大我后备力量,为了更好的下一代做努力!攘外必先安内,小东放心地冲吧!会努力守好国土,不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胡扯了好久,终于回归正常,说到各自的情况。李恒俨然杀敌无数已经战功赫赫;磊子不遑多让,和李恒持平;昆昆还是和初中时候他女友谈;小东无心理会男女感情,众多女生波涛汹涌的攻势中仍然坚守处男的最后一片净土。被问及自己,不知如何来说,只是一个劲地掰香蕉给他吃。 正当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本家的一个弟弟—耀耀来找我 耀耀和我同一年出生,只比我小一个月,叔叔的独子,从小就喜欢到家找我还有我哥一起玩,听说独生子女的童年都是寂寞的也许吧! 其实说起来我生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哥,一个就是耀耀了小时候,性子古怪,不喜欢和我哥玩,哥没事就非要找我玩,然后我不理他就扁我和耀耀经常因为弹玻璃球什么的发生争执,耀耀虽然比我小一个月,可是胖胖的很有劲,加上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又是肺炎又是贫血的导致我一和他打架就吃亏—打不过他所以,从小我就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意愿—长高、长壮!然后就开始把我哥和耀耀两人一天打一顿,打完还要给我跪唱《征服》这个是后来想进去加进去的 可是自从上了初中,哥就再也没有像小学时候一样爱找我事,耀耀也真的打不过我更别提找架打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我比他早出生了一个月,就要会一口一个“小哥”喊得贼甜,而我就想处处比他强。例如说小时候我俩打架,把我脸蛋抓花了就也不哭,认为哭就代表认输,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就是能克制住不让它掉下来。耀耀则认为哭了会显得自己吃亏了占理,所以无论我俩打架战况如何,都哭得我能清楚地看到那跟石钟乳一般的扁桃体。奶奶过来把我拉开的时候总会打没有哭的那个人屁股,于是小时候就一直认为我奶奶就是童话里的狼外婆” 小时候最崇拜的两个人也是哥和耀耀。 那次,吃午饭非要我妈给我跟他一样盛满碗,妈为了恐吓我说:吃不了杀你头往里倒。那时我还年轻,血气方刚地,真盛了一满碗米饭,结果人家都吃饱了还剩半碗捱不下去了于是趁妈妈出去的空当把自己的碗藏到碗柜下层的面口袋后面用笼布盖上。后来米饭臭了被我妈逮到当时我吓坏了认为我妈肯定会杀我头往我脖子里倒臭米饭。于是跟我哥说我要逃跑,哥带着我从向阳逃到李口—大约200米的路程,小时候认为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虽然晚上害怕了又回去了但是从那以后我就认为我哥巨牛,特崇拜他相对来讲,耀耀就更牛了家巷口的对面是气象站宿舍院,里面有一颗桑树,那时候耀耀从上面摘了满满一兜的桑葚,回来在面前一颗一颗地往嘴扔,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就那么想尝一尝桑葚什么味道,可是要是管耀耀要桑葚又会显得自己太好吃,丢人,于是就求他带我也去摘。 桑树很高,当然对于现在来讲并不高,可是当时我却不易爬上去。那棵桑树很粗,抱不过来,所以不好爬,耀耀带我踩着一户人家的院内的板车爬上墙头,然后从墙这头跑到那头靠近桑树的地方够桑葚吃。当时我不敢跑,只敢骑在墙头上一点点挪动,耀耀在墙头跑来跑去的眼中简直就是古代飞檐走壁劫富济贫的大侠。于是就对耀耀也崇拜不止了 耀耀跟李恒他也都认识,因为初中时我经常一起打游戏机。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