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外挂,魔域sf,欢迎使用。

连渐满意地摸了摸他头发

    语句
    柳景胸有成竹地把那段文字化成了演讲语言,连渐回来时。有声有色地讲述。

    微笑道:看,连渐满意地摸了摸他头发。背下来了

    发现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诶?柳景经他这么一说。刚才死记硬背的东西,怎么都记不全,现在一用演讲的方式后,就全记着了这是怎么回事?

    要求你用演讲方式来背诵,演讲的精髓在于将枯燥的文字变得生动形象。便会下意识地将文字转化为最适合他人理解与生动形象的语句,这样就不再是枯燥难以理解的文字,那你背诵记忆也容易得多。

    这办法好!这样还能锻炼自己的演讲和概括能力。柳景惊喜道。原来如此。

    试试这方法,嗯。对你来说会大有益处。

    柳景点头:好!

    一面埋头低声默念背诵,掌握了要领。一面勤做笔记,很快就把几个重要的大点背下了乐滋滋地捧着课本递给连渐:考考我

    勾着柳景的下巴,连渐接过课本:如果你背不下来。目光复杂,要怎么惩罚你

    贼贼地盯着连渐的脸蛋,肯定背得下来!背不下来…柳景眼珠子一转。坏笑道,就亲你怎么样?

    背不出来,亏本的连渐揉了把他发。多背一本。

    那背得出来有什么好处?柳景讨价还价。

    背出来再说。

    张口背诵。少了奖励,柳景撇撇嘴巴。背得没趣,背着背着就跟快睡着似的蔫蔫地枕在连渐大腿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掀着眼皮说:背完了最后一字落定。

    勉强合格。连渐啪地盖上书,虽然讲得跟要死的鸭子似的但内容没背错。俯身捧着柳景的脸,送上一记深吻。

    津.液互换,唇舌相缠。房间的气温慢慢抬高,相互相换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双手不自觉地拥上连渐,柳景发出一声闷吟。抚摸他菱角分明的线条。一簇火苗从腹部攀升,向着四肢八脉燃烧而去,被连渐手掌拥抱的地方,就像有电流涌过,引得身体一阵酥麻。

    柳景顺着连渐的拥抱坐到沙发上,连渐…低哑的声音含着浓情。与连渐前胸相贴。单薄的睡袍隔不开两人的体温,热情从裸.露的肌肤表皮蒸腾而上,柳景的手顺着连渐的脸,悄然滑落,走到耳垂,滑过脖颈,顺到锁骨…

    钳住他狂妄的手,柳景。蓦然一手伸出。连渐停止了这个吻,低声喘气,够了别继续。

    为什么?柳景的神情有点受伤。

    额上亲了一口:时候未到专心考试背书,连渐揉着他发。准备演讲。

    给我个动力行不行?柳景有点挫败。

    沉吟道:不是想上那个演讲节目么,连渐一怔。已经打听好了一月份在本省进行初选,如果通过了话,就会进入全国的选拔,时候就有机会上中央电视台了如果你能进那个演讲节目,并拿到全国前二十名,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全国那么多高手,前二十!柳景吃惊。排前二十可难了更何况还得先在全省选拔。

    完全可以。连渐直视他眼,凭你能力。不要小看你自己。

    柳景满意地嘟囔:为什么要拿这种事‘威逼利诱’

    连渐抓住他手,因为喜欢。轻轻一吻,所以想你做得更好。

    柳景却莫名受用。没心没肺地笑了:那你便等着看我打进前二十吧!很蹩脚的情话。

    连渐拥着他淡笑不语。

    .

    柳景背诵速度飞速攀升,使用连渐教的方法。很快就把要点记忆下来。

    面对接踵而来的考试,信心倍增。柳景毫不惧怕,笑着走进考场,又笑着走出来。

    才考《现当代文学》最后一天。

    特意抱着他给了一个鼓励的吻:祝你顺利。连渐送他校后。

    嗯了一声,柳景脸红地挠挠脸颊。开门进来了

    又想起了什么,一下车。跑到连渐窗口边上,叮嘱道:记得按时吃午饭,别又忙得饭都不吃。

    知道。

    柳景就凑上去亲了连渐一口:么么哒!连渐刚想揉他发。

    柳景已经笑嘻嘻地走了等连渐回过神时。

    柳景回头一看,柳景。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原来是洪少柔。

    好久不见。好。

    洪少柔很意外:原来你还记得我

    那时候你给我拥…看到连渐的车已经消失在烟尘中,柳景:记得。才敢继续,嗯,总之很谢谢你

    左顾右看,这是应该做得的洪少柔会心一笑。好像在找什么人,许鸣秋他没跟你一起么?

    含糊地笑了笑:原来你找他啊。柳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默默地点了点头:以前意外跟他碰见过几次,洪少柔的脸红了红。但都没机会说上话,后来才知道你好朋友,所以稍微利用了一下。

    柳景坦然道,没关系。敢于追求,很欣赏。给你联系方式吧,祝你胜利。

    柳景看时候不早了就与洪少柔告别,偷偷发售好兄弟后。奔向考场。

    柳景的好心情中结束了考试结束时间响起,一天的考试。柳景就迫不及待地要冲去考场,回去见连渐。

    背诵的题目他全部答了进去,现当代文学史》考得十分顺利。这都要得益于连渐教导的背诵方式。

    刚收拾好包,谁知道。柳景就被许铭秋抓住了

    柳!景!不是出售我手机号码!

    立刻甩开许铭秋的手往外跑:说什么,被发现了柳景一惊。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