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外挂,魔域sf,欢迎使用。

明明知道靠近会万劫不复

    了抱愧。

    唇内的香气如迷药般送入柳景鼻中,随着连渐开口。熏得他一阵迷离,酒醉未完全醒的脑袋更是一阵迷乱。

    故意与连渐隔了一点距离。半.裸的连渐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柳景退后了几步。就像一种让人沉迷的毒花,明明知道靠近会万劫不复,却忍不住被他吸引,意乱情迷地靠近。柳景真怕自己独霸不住,扑了上去。

    很可怕?离那么远。连渐挑起眉头。

    怕熏到柳景脸稍稍红了红,呃…没洗澡。岔开话题,找我有事么?

    还有没有?薄荷糖没了连渐甩了甩空了糖盒。

    柳景擦擦手,有。从裤袋里掏出一盒给连渐,都给你吧。见连渐含下一粒后,露出酣畅的表情,疑惑地问,刷牙了吧,怎么还吃薄荷糖。

    醒脑。连渐转身就走。

    皱皱眉头,醒脑?柳景可没被连渐糊弄过去。要醒脑的话,连渐为什么不抽烟?这么一说,好像很久没见连渐吸烟了最近一次见,贵宾室里,那时他还特意掐灭了烟,之后再没见到吸烟,身上也没烟味。难道…不吸烟是为了自己?

    会是想的那样么?

    柳景叫住连渐,连渐。不敢相信,又带着些许的期待,声音竟无意识地颤抖,

    嗯?

    疲惫的脸庞映入眼中,连渐回头。柳景一愣,把后话都收了回去:呃,没什么,碗洗好了该回去了

    已经凌晨1点半了这时候回去,连渐看了眼钟。怎么放心。

    太晚了家睡吧。

    但柳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会打扰你虽然不是第一次在家睡。

    这里没公车,累了今晚没精力送你回去。连渐贴心地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士很少。将就睡一晚。说着,带着柳景到客房,并拿出一套洗漱用具和浴袍,递给柳景,全新的

    愕然,柳景接过一看。全新的浴袍,尺寸不像是连渐会穿的为什么他家会备有这样的浴袍,难道…

    叫了一声。柳景?连渐见柳景一直出神。

    抱愧,啊。有点头晕,去洗澡了柳景强笑一声,关门,洗漱了

    厅的灯全熄了只有暗黄的过道灯还辛勤地为他点亮漆黑的路。一身清爽进去。

    看起来,整个家宁静得只有风声。连渐已经睡了

    卷起有淡香的被子,柳景把自己丢在床上。这里的床跟宿舍那硬得像块铁的床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高床软枕,就跟睡在棉絮一般,软得无处着力。

    柳景却不知是酒精上头,明明是很适合入睡的舒适大床。还是其他竟然毫无睡意。天花板仿佛变作一块电影屏幕,眼前慕慕放映着他与连渐的故事,只不过,这是一部不知道结局的故事。

    不是告诉他这里经常有客人?也是不是告诉他躺的床上,那个全新的浴袍。还留有别人的味道?

    不是正常不过的么?连渐有未婚妻的带未婚妻回家过夜。

    可是好难受。

    难受得心都堵了

    而是一种喜欢之人被人夺走的心酸。不是因为男神被人抢走而难过。

    那儿像被根根细针,柳景摸了摸心口的位置。一下又一下地刺,直至千疮百孔,直至血流成河…

    不是第一个在连渐家住的人,原来。也不是特别的

    风声起了

    辗转反侧,翻来覆去。明明不冷的天,却冷得连被子都捂不热。

    毫无睡意啊。

    星星是寂寞了点,不如起来看星星吧。但好歹也能跟他做个伴。

    打开门,掀开窗帘。走出阳台。

    还有一个人。没想到寂寞的不止是和星星。

    连渐?

    几分钟前。

    明明眼皮沉得都睁不开了但却无法沉入梦乡。连渐也毫无睡意。

    无不围绕一个人:柳景。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