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外挂,魔域sf,欢迎使用。

莫非瞟了一眼来人

    等人神色严肃地看着三人的对战。不远处。

    这个叫千叶的实力很强啊!不比郑少差。王岩拧着眉道。

    道:啊!以前没听说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啊!之前听人说这世上藏龙卧虎的人我还不以为然,丰信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这话果然没错。

    王岩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低声道:这小白脸实力居然这么强。陈兵凝眉看着与楼宇、郑煊对战千叶。

    有些促狭地看着陈兵道:应该感谢人家上次手下留情,丰信耸了耸肩。没把你砸的半身不遂。

    道:若不是出手偷袭,陈兵咬着牙。未必没有还手之力。

    人家可以在三皇子和郑少的联手攻击下坚持那么久,拉倒吧。换你一照面就被秒了吧。丰信满是促狭地道。

    不要这么小看人好不好?陈兵不悦地道。

    道:不是小看你只是实话实说。丰信叹了口气。

    丰信得意的笑了笑。陈兵一脸愤懑地看着丰信。


    千叶被两人打的披头散发,楼宇、郑煊的实力都和千叶不相上下。满身狼藉。

    愤愤地说:喂喂,千叶凶神恶煞地看着前面的两个人。说你两个够了还没有结婚,还是处男啊!被我未来老婆知道你怎么对我一定找你麻烦的给我等着。

    郑煊有些古怪的看着千叶说:还是处的居然还是处的

    颐使气指地道:这是什么表情,千叶瞪着郑煊。还是处的怎么了难道你不是

    听到没,千叶转头对莫颐道:一一。郑煊不是处了赶紧把他甩了吧。

    大声地道: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处了郑煊瞪着眼眸看着千叶。

    无奈地道:"郑少,楼宇看着郑煊。冷静点,周围不少人看着呢?"郑煊订到楼宇的提醒,才发现四周不少士兵都盯着他看,许多人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郑煊羞的满脸通红,只觉无地之容。

    千叶得意的咯咯只笑。看着郑煊尴尬的样子。

    苏荣疑惑地看着千叶狼狈的样子,听到动静的苏荣走了进去。朝着莫非问道:三皇子妃,这是怎么回事啊?

    三皇子和郑煊想要联手强暴我为了宁死不屈啊!荣荣。

    叹了口气道:千叶,苏荣有些头痛的扶着额头。觉得宁死不屈不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认命吧,俗话说的好,如果你不能反抗,就乖乖享受吧,其实,无论是三皇子还是郑少都是不错的人,也不吃亏。

    道:荣荣,千叶有些委屈地看着苏荣。个有骨气的人。

    道:骨气不能当饭吃啊!苏荣语重新长的看着千叶。

    原本他已经打算收手了但是满腔的怒火,郑煊劈手朝着千叶攻击了过去。又被千叶给引爆了

    放出一个个雷球。楼宇堵住千叶的退路。

    还没完没了会遭报应的一定会的千叶扯着嗓子道。两个混蛋。

    高声道:够了有力气留着对付兽潮,莫非深吸一口气。窝里斗算什么本事。

    楼宇和郑煊不甘不愿地收了手。听到莫非的声音。

    哭丧着脸,千叶扯着自己的头发。哀嚎道:造孽啊!头发被烧掉了好多。

    道:造孽呢,莫非翻了个白眼。都是造的孽啊!自作孽,不可活。

    看着莫非,千叶抬起头。有些愤愤不平地道:非非,可是为了啊!居然怎么说我忘恩负义,痴情寡义,三心二意,呜呜我懦弱的心灵,受到严重的创伤。

    为了少爷?莫一不解的看着千叶。

    道:那是那是不止为了非非,千叶点了点头。同时还是为了一一你啊!找郑煊去对付冰嚎,为了偷冰玉草,等我偷冰玉草出来,炼制出冰心玉骨药剂,三个分,以后我会越变越漂亮,会越来越丑。

    不可置否地道:原来你好心,莫一瞟着千叶。还真是没看出来。

    道:自然是好心,千叶忙不迭地点了点头。郑煊那个家伙,不理解我还揍我真的好坏呢!一一你一定要考虑清楚要不要接受他

    莫一:

    有些急切地道:一一,郑煊看着莫一。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居心叵测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莫一看着郑煊的表情。

    目光闪闪,莫非歪着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道:莫非,楼宇看着莫非的神色。若真的对冰玉草感兴趣,可以去想想办法·

    道:这事在从长计议吧,莫非摇了摇头。七级的冰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若是要去找麻烦,最好多做一些准备,听说后天会有兽潮,先对付先前的兽潮才是至关重要的

    说的对。楼宇点了点头道:非非。

    药剂室已经打扫好了把仓库里库存的星草都送到药剂室去了要不要去看看?独眼中将走到莫非面前,三皇子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点了点头,莫非瞟了一眼来人。应了声:好。

    陪你去吧。楼宇殷勤地道。

    看着楼宇道:跟去干什么,千叶不屑地扬了扬头。跟去添乱吗?

    道:请你不要把我给你混为一谈,楼宇冷冷的看了一眼千叶。学过一点星草处理,手不定能帮上忙。

    竟然会处理星草?千叶满是惊讶地看着楼宇。

    和你这种只会吃不会做的人,楼宇有些得意地道:那是自然。不一样的

    只是千叶翻了个白眼道:不要这么看不起人啊!也不是不乐意学。

    配制的第一支药剂不知道为什么发生的变异,只是当年。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