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发布网,魔域sf,欢迎使用。

三个决定战斗一晚上

    老子撅什么屁股拉什么屎我都知道,现在还跑这忽悠老子来了

    妈的还敢跟我行动。妈的还动手”草,哎呦。打死我王天盛”再打我不客气了还手了啊。忠告你啊,老不死的草,恐吓不住你不是

    白院长开场做东,早晨的时辰。好酒好烟好吃的招待着,偏偏白院长还非要提价,把赌博的大小变成一百两百,就因为王天盛第一把发牌的时辰,不知道是不是居心的把牌发错了所以白院长就要降价了而且对我两个很客气,以是,就这样,三个决定战斗一晚上,还是白院长决定的决意到早晨六点,大家收摊,赢钱的请客去吃油条豆腐脑,以是,白院长笑呵呵拉着方家皇朝的大无赖小无赖战斗了一晚上,也不知道盛哥是不是居心的横竖我居心的前半夜的时刻就是个输,而且很随意,说说笑笑,白院长的脸上都笑开花儿了盛哥也不着急,不着慌。更不着急了后半夜的时辰,也不知道盛哥是不是居心的横竖我居心的跟白院长一伙儿的时辰,能赢的时刻无意候也故意输,盛哥好像也是不过前半夜我俩就经常不知道是不是居心的出错牌,让白院长赢,所以白院长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豪言壮语,这一晚上。一会闷抄,闷踢,闷踹,把把起手就翻了好几倍,实在到最后也没有赢多少钱。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