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为您提供最新最全魔域私服外挂,魔域sf,欢迎使用。

一定会有的阿史吃到一个萝卜馅的烧饼

    来磨出那个棱角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只磨了两三下,指甲刀上的小锉就宣告报废了然后我借来别人的指甲刀…最后我急了用小刀割,用指甲剪剪,整整弄了4个小时,终于做出来我想要的苹果了 最后一节课上课之前,拿着那枚硬币在后门“嘿嘿”地傻笑,惹得后面的人都来管我要指甲刀… 还有最后一节课被我都用于苹果的抛光工作了用砂纸磨光它再用小刀在上面刮进去一层光亮。 放学后阿史非要和我一起见证这个苹果真正完工的时刻,小商小贩们吆喝声中,俩来到火车道边。轧硬币需要时机,因为火车不是说来就来的小心翼翼地把那个苹果放好后,退到后面。 阿史说:不知道有没有火车,这会儿。 说:再等等,一定会有的 阿史吃到一个萝卜馅的烧饼,瞅着烧饼说:杜丘,还记得不,原先在这里偷人家萝卜吃的说的刚上高一,校运动会的时候。 啃了一口胡萝卜馅的烧饼说:记得。那是几个人约好一起翻墙头出来的为了防止动静过大,引起老师主任的注意,兵分三路,和阿史走的艺体生教室的后墙。也是唯一一队胜利逃出来的人马,其他同志都殉校了和阿史两人在外面打游戏机感觉无聊,跑到这里来轧火车道,结果发现火车道旁一个棚子边种了很多萝卜。看起来水灵灵的于是俩起坏心思就偷了人家两个萝卜,用袖子蹭了蹭上边的泥就各自啃皮开始吃了当时在不远处一个斜坡,有个人正费劲地拉着一板车东西往上赶,俩学雷锋,一起上前帮人推车子。结果发现我偷吃的萝卜就是那个人种的一时之间好尴尬,最后那个人从棚子旁边挑着一桶粪水就一瓢一瓢地往萝卜地里浇了起来。和阿史对望一眼,扔下手中的萝卜双双逃遁。 阿史说:啧,可惜现在没得萝卜偷吃了还没有来及回应,阿史忽然拍着手又叫起来:有火车来了 抬头一看,果然红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阿史扶着我退到铁网的外面,靠着拐杖,双手紧紧地抓着铁丝网,满脸期待。忽然阿史说:把硬币放在哪个轨道上的 猛地转过脸看着阿史:最里面的 阿史沉着脸说:晚上这趟火车好像是走外面这个轨道的 听到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慕地感觉像是有阵强风把我吹到天上,然后重重地落到地上。就要冲过去拿回来硬币,阿史拉住我说:搞什么?火车过来了 就像着了魔一样想要过去,这么拉拉扯扯,火车呼啸而过。阿史说:不就是没有轧到硬币么?明天再来一趟就行了 心里莫名其妙的着急,拄着拐杖,就要过去,可是忽略了自己当时是靠拐杖站立而不是熟用的双腿,一不小心绊倒了枕木上,倒了下来。 石膏中的脚,仿佛仿佛一瞬间软了似的剧烈的疼痛让我眼前一阵阵发黑,咬着牙够到硬币,想再次扶着拐杖站起来,却越发感觉脚疼得厉害,阿史惊恐地看着我杜丘你怎么了脸色好吓人啊!火车在前方“噗噗噗”地放着屁,整条左腿都不听使唤,躺在枕木上。 最后,阿史把我送到医院,又体验到一种新型的受伤—粉碎性骨折。

    听说要二十天, 住院了 医生说我要住院二十天。很高兴,因为如果住院二十天,就不消担心期末考试考不好回家被老爸K 刚住进那个被白色包围的房子里,就开始不停地通过手机通知我所有好友:亲爱的脚板粉碎性骨折了快快带上你慰问品,来医院看我吧!近20天之内都会一直呆在医院里‘待人接物’ 第二天中午,朋友们组成的第一波慰问团来了看着他关心的神情,想,要是脚能每个月都骨折一次就好了围着我病床就开始斗地主了一斗地主,更感觉骨折的连带效果爽了因为我可以把赌注下成摸一摸我脚上的石膏,而他则要蒙受各种风险。 躺在病床上的日子似乎过得比较快,转眼已经三天了 打电话问李恒怎么不来看我不是不要我李恒说他正在联系我初中同学一起来看我然后那天中午,李恒和小东还有昆昆、磊子来看我 昆昆考了学校第一名,小东学日语,磊子是学画画的艺体生。想想我都年把没有见面了除了QQ上的乱侃,就是偶尔的电话联系。 四个竟然给我买了一大包巧克力,还有好多果冻。因为高考占考场放假,所以他可以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病房和我聊天。说实话,虽然才刚刚三天,闷在病房的日子实在把我憋坏了朋友们来的时候大多是中午,都是说说话就走的爸妈也上班、邻床的人因为无药可医马上就要挂了也搬回家了 都说昆昆现在造诣好,昆昆说: 哪里啊,现在天天学习都感觉效率可低了做题目什么的都没什么效果。 小东说:白搭!一点用没有!二中都考不上!这句话是初三时候的班主任的口头语。 哈哈大笑,问:不是也连二中都没考上吗? 小东说:为了学小语种才没考的 李恒嘴里塞满了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说:小、愚、种。说完就转身弯下腰。 磊子说:妈的还学个日语。会用日语喊叔叔不?喊两个听听。 这时候李恒才抬起头说:靠,被自己口水呛到 小东不屑地看着磊子说:那是伟大的理想理想!

    浏览次数: